「尋找財犬」天天送餐券!
2020-02-27 13:46:03uni2019

untitled

 聯合屠宰廠其實就是一所兩層樓的建築物。它所佔的面積卻是整整佔據了半個街區。一樓為屠宰用途,二樓為行政帳戶人事部。在距離可以監視侧們和正門的車裡,我們看著在午飯時間往外走的員工,大部分還穿著沾黏著血液的圍裙工作服。大概屠宰廠會補貼清潔工作衣服的費用吧,不然員工的太太,女朋友們會叫苦連天。「看!」雷蒙特指著前方夾合在午餐時間員工群裡的一個男人說。阿阪厲,電視台上嫌犯善德斯的表弟,一個看上去長的健碩,白色圍裙裡穿一件藍色短衫的中年男子在我們的車旁經過。扮讀著體育版的我舉著張的大大遮掩著臉。看著我眼前的報紙,又看看雷蒙特專注著手裡打開的交友版,目標背影正快要消失在人群裡,我乾咳了一下,雷蒙特才如夢方醒的一把收起報紙。我用母指往後指了指然後就被車輛忽然加速回轉的離心力壓在車門。放在儀表板上的報紙在街上翻飛。在又看到他背影後我跟雷蒙特說:「雷,回家吧。」

「什麼話。」

「我要單獨跟他談談。」我說。

雷蒙特心裡應該還有其他的事情要辦,沒跟我爭辯的目送著我下車往前跟了下去。我很感激他沒再抗議,因為低調對以下發生的會事半功倍。

阿阪厲在紅綠燈前停了下來,讓車輛駛過後往左右看了看然後繼續步行過了馬路。他是發覺被跟蹤還是趕時間?我看著他的背影跨上了對街的人行道。難得的機會找到他,我是勢在必行的要在今天在他身上套出我要的資料。對街和十字路口的對面都沒有用玻璃做店面的店鋪,他如要反跟蹤就得往回看,但他還是不疾不徐的向前走著。我左右看著車輛的間隔距離,挑了個不會被按喇叭的空檔疾步跟了過去。在一條橫街上他走了進去,我邁過橫街口兩步後一個轉身往回也跟了進去。在街的中段他推開了一棟公寓大樓的大門。當我要推開門,公寓大門已鎖上。在門外往裡看,他已不見了蹤影。電梯指示正有一輛往上升。我看著右手邊的住戶門鈴編排,阿阪厲,五樓,門號H。我繼續看下去,「喂,找誰?」晴雯王女士的聲音在對話機裡傳來。「喔,晴小姐,請問是您給我們電話的嗎?」我故意作著剛趕到的端著氣問。「電話?你是誰啊?」晴女士不解的問。成功成仁盡在其中。「喔,我們是休閑冷暖氣維修服務社,讓我看看我的資料,對,是你家給我們去電話需要冷氣維修的。今天太忙又真熱啊。」我把鑰匙靠近對話機輕搖著。「哦,甜心,你真勤快。對,今天真熱,我一大早就開了冷氣。但不是我們給你電話啊。」,「啊,真對不起,沒關係,喔,你冷氣機用多久了?你有沒有聽到它會發出嗚嗚的聲音...這吧,反正不來也來了,我就給你免費看看吧。」

咔,門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