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09 08:34:34小鳳

悼黃珮琚老師

悼黃珮琚老師

/林玉鳳

 

朋友圈傳來信息,黃老師走了。錯愕了一陣,想起對上一次在校慶活動看到黃老師,好像也有一兩年了。那時她已經退休了一段日子,人消瘦了,沒有我們剛在課堂認識她時那種豐腴,人也慈眉善目,年輕時的傲氣全消散了。想起老師被同學叫作白韻琴,沒特別記得當初這個花名的由來,倒記得中學的時光,因為這個花名,讓我們覺得老師說話時像極香港名作家白韻琴。

     可是,一定要寫黃老師,不是因為她的花名又或者是她說話時的特質,而是她的啟發式教育。我是到了中年時回望,才知道老師的教育方式,幾乎改變了自己的一生。

     高中時的世界史和中國歷史課都是黃老師任教的。那三年時間,我們雖然仍然要死記硬背很多歷史事件發生的具體時間地點,但黃老師還要我們回答歷史分析題。我至今還記得曾經作答過的題目,包括第一次世界大戰後的格局如何導致第二次世界大戰發生?巴爾幹半島為什麼會成為歐洲戰爭的火藥庫?甲午戰爭對二十世紀中國的影響等等。這些題目,為歷史課堂增添了很多趣味,我們要認真分析,需要死記的東西倒記得自然,因為這些知識真的可以用。

     最記得的是唸高二那年,內地《河殤》紀錄片熱播,黃老師給我們播放了,然後希望我們能夠根據紀錄片思考中國的文化特質、歷史沿革和國家的未來。這個功課,我們需要做討論、交報告,不僅讓我覺得分析討論歷史和未來很有趣,還對世界多了求知的慾望和想像。她要求我們做的分析,因為要兼顧中國與世界史,使我開始習慣對同一時間的中西方發展做對比,這種訓練,到我寫博士論文的時候,才知道有多好用呢。

     這個對我影響至深的學歷史的故事,曾跟很多人說過,但偏偏從來沒有當面跟老師言謝。感謝黃珮琚老師,對不起黃老師,道謝來晚了!

 

: 原載20180809日澳門日報「亂世備忘」專欄

:data:image/jpeg;base64,/9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