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財犬」天天送餐券!
2020-03-28 22:06:12幻羽

*新冠病毒肆虐:哪裡最為安全?*

                                *冠病毒肆虐:哪裡最為安全?*

                                      2020年03月28日17:25 

新冠狀病毒在短短幾週內,便從中國的武漢開始傳遍全球。這一事件,成為世界媒體的主要標題。全世界的患者人數,正接近60萬人。俄羅斯也沒倖免。普京總統公開指出,相比意大利和西班牙,俄國內相對平靜,但不管怎樣,沒有理由放鬆。3月25日,國家元首向俄羅斯人發表講話時宣布,下一周是帶薪休假週。總統對此決定解釋道,長假可降低冠狀病毒在俄羅斯的傳播速度。

莫斯科處於有害病毒傳播中心。考慮到首都是1200萬人口的大城市,而且是俄羅斯的主要交通樞紐,可以想像其可能的後果。經莫斯科,通過航空和鐵路運送的旅客流量差不多佔全國的一半。首都機場、火車站和城際汽車站,每天為700萬人提供服務。僅莫斯科州和臨近州前往莫斯科工作的居民人數,就幾乎高達300萬人。總而言之,位處所有道路十字口這一現實,使首都完成控制致命病毒傳染任務變得相當複雜。那麼,冠狀病毒給城市生活造成怎樣的困擾呢?為保護公民,又採取了怎樣的措施呢?

3月中旬,莫斯科市經受了食品和必需品搶購潮。在其它被冠狀病毒侵入國家,也發生了類似情況。但在西歐,貨架上首先被搶的是衛生紙,但莫斯科的消費者主要搶購的是蕎麥米和通心粉。俄羅斯農業監督署甚至不得不出台政策,臨時禁止出口各種米類商品。值得一提的是,在俄羅斯,出現搶購潮的原因,並不僅僅是因為在冠狀病毒背景下,大家擔心出現短缺問題。火中澆油的還有,世界石油價格暴跌,導致盧布急劇貶值。

大家在商品漲價前,急於儲備物資。從3月24日開始,無論是俄羅斯首都還是其它城市,搶購潮都開始下降。鑑於此,政府決定,提前取消出口米類商品的10天限制。民眾相信政府承諾的,有能力完全杜絕食品可能的短缺和盧布匯率急劇動盪。在莫斯科,零售商們也友好地支持官員們的行動,宣布倉庫裡貨源充足,廠家供應不成問題。比如大型商業網絡“LENTA”集團,也給出自己的解決方案。衛星通訊社記者在其莫斯科一家超市米類商品貨架上看到有意思的聲明。內容簡短,但重要的是讓大家知道,商品相當充裕。其中寫道,一天內,購買800克一包大米時,如果超過3包,那麼第四包需付雙倍價錢。據“LENTA”管理人員介紹,這個營銷步驟,在搶購潮爆棚時起到效果立現的作用。

3月16-20日期間,莫斯科藥店也出現搶購潮,銷售額增加了50%。那麼,哪些藥品最為暢銷呢?據“RIGLA”藥店網(在俄49個地區有分店)消息,莫斯科各分店抗毒和抗菌藥物銷售,與3月第一周相比增加了3倍。維生素和個人衛生用品,增加了4-5倍。據市場專家介紹,大家抓緊搶購,是擔心盧布貶值導致價格上漲。要知道,俄羅斯的大部分藥物生產原材料來自國外,其中一部分來自中國。衛星通訊社記者在莫斯科西南區一家“RIGLA”藥店,並未看到貨架空空的現象。和藹可親的藥劑師娜塔莉亞指出,這家商業店幾乎所有商品都應有盡有,所缺的是一次性口罩和洗手消毒液,但這些商品也將在3月底前運進。 

據醫務人員介紹,防範冠狀病毒最為有效的方式是自我隔離。這點也得到中國抗病經驗的確證。在莫斯科,所有娛樂場所和健身房都已關閉。從3月25日開始,牙科醫院也停業了。他們只能在患者急需情況下,才可提供服務。一周前,所有可以遠程工作的人,都居家上班了。據首都地鐵新聞處資料,最近2週,地鐵乘客流縮減了40%。作為補充,市政府還出台新的措施,以降低冠狀病毒在市內傳播的可能性。3月26日到4月14日推出的新建議和限制,主要針對年長者。原因在於,對此類人群,新冠狀病毒尤其可怕。莫斯科65歲以上和患有慢性病的人,不許離開住宅,或可在城外別墅居住。為防止自我隔離出現的各類支出,市政府也出台了補償措施,為他們提供一次性4000盧布(約400元人民幣)的補償。其中,2000盧布提前支付。居家期結束後,如果確實遵守了這一要求,另外2000盧布可輕鬆到手。莫斯科州也同樣推出資金補償措施,數額為3000盧布。另外,莫斯科市65歲以上和患有慢性病的居民,如支付物業費超期,也不允許向他們徵收滯納金。因此,老年人不用離家交物業費了。再有,此類人群不用去商店購買食品,如果鄰居和親屬不能提供幫助,當事人只需向市政府社保局打熱線電話即可,自願者免費將必需品送達。 

通常,老年人都富有責任感和耐性,但年輕人很難遵守自我隔離制度。對他們來說,連續不斷的“隱居生活”可能成為難以忍受的考驗。出路是有的。比如,可以去南極。南極和其它世界之間的關聯有限,是避免冠狀疫情最為安全的地區之一。當然,南極生活條件相對惡劣,但卻無需對身體健康擔心了。去南極,並不孤單:目前,那裡有各國約1500名學者在工作。潛艇艇員的情況也差不多,考慮到艇員幾個月海上生活,只能彼此接觸,所以感染冠狀病毒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得一提的是,海底和冰上大陸並非是唯一有效避免感染的地方。最為安全的是繞飛地球的國際空間站。按計劃,4月9日,俄羅斯航天員阿納托利·伊万尼什、伊万·瓦格涅拉和美國的克里斯托弗·卡西迪將飛往軌道站。當然,病毒無法潛入太空,但在地球上,已給大家造成了太多不便。為避免感染可能,做為預防手段,不允許家屬和記者前往發射場。莫斯科郊外星城的例行新聞發布會也被取消了。這些措施是非常適時的,要清楚,航天員的健康,是國家級重任。

自3月23日開始,莫斯科因新冠狀病毒,暫停中小學和高校課程。為了不耽誤教學安排,大多數中小學生和所有大學生,均實施遠程上課。18歲的莫斯科人仁亞·普切林不得不提前轉入遠程學習。

仁亞·普切林是歐洲武術冠軍、中學金牌畢業生。他從童年開始就夢想在中國獲得高等教育,而且,通向這一目標的第一步已經邁出:從去年秋季開始,仁亞開始在中國江蘇大學預科學習漢語。順利通過第一批考試後,他在1月份回國度寒假。因中國2月初冠狀病毒疫情爆發,他不得不滯留在莫斯科。仁亞·普切林向衛星通訊社的受眾們發表了自己的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