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財犬」天天送餐券!
2020-03-28 00:19:50陳跡

是愛暖了少年涼49---情之一字

當大山從鐵門後走了出來,映入眼簾的,是坐在桌子另一頭的駱駝。

 

大山的眼神裡有一股隱約的失望,駱駝看見了,他想,山哥大概是在想,怎麼不是他的雲兒吧?

 

他就是被沈雲弄進來的,那女人怎麼可能來看他?

 

 

 

「山哥。」

 

駱駝站了起來,大山搖搖頭,示意他坐下,自己也坐在桌子的另一頭,和駱駝相對。

 

「山哥在裡面還好嗎?」

 

駱駝關切道。

 

 

 

「有什麼不好的?又不是第一次進來了。」

 

大山微笑著,但笑得很苦。

 

「她結婚了,是不是?」

 

 

 

駱駝看大山的樣子,又聽見他對沈雲的依然關心,簡直氣炸了!

 

「是,她結婚了,沈氏和蔚藍集團的世紀婚禮,新聞都有,山哥你很意外嗎?」

 

「她就是故意的!那女人怕你搶婚,讓她嫁不成小開,把你弄進來的!你覺得這世上有幾個人做得出這種事?為了嫁小開,不惜讓你去坐牢?」

 

「你老想著跟她小時候的情份,人家把你當成不得不搬開的大石頭,偏當愚公就想移山山哥你還關心她,你是傻了還是被附身了?」

 

駱駝忍不住拍了桌子,惹得一旁的監所人員都打算請他離開了!

 

 

 

大山沉默了一會,才又再度開口。

 

「這幾天在裡面,我想了很多......駱駝,我不怪她。」

 

 

 

「你哪有想很多?你根本沒在想!」

 

聽大山的答案竟然是這樣,駱駝氣得漲紅了臉,但他不敢再拍桌了。

 

 

 

「剛進來的時候,我很生氣,也很失望。」

 

大山現在看起來平靜多了。

 

「可是駱駝,我還是沒法恨她。我們都是孤兒出身,像我們這樣的人,比誰都知道『身不由己』四個字怎麼寫。她只是想讓自己過得更好,不想再被丟掉。」

 

「你知道,她被棄養過兩次,在遇到沈氏夫婦之前,沒有人愛她。被棄養過兩次的孩子,再被收養的機率幾乎是零,你可以想像她的絕望嗎?」

 

 

 

「就算是這樣,也不表示她就能理直氣壯的傷害別人,尤其是真心待她的人。」

 

駱駝盯著大山。

 

 

 

「也許,我真的太過強求了吧?」

 

大山苦笑道。

 

「像我這樣糾纏她,阻撓她,她可能煩透了吧。」

 

 

 

「死心了?」

 

聽大山的語氣,好像是要放棄了,駱駝的表情也緩和了下來。

 

就該如此。

 

 

 

「我還有其他選擇嗎?」

 

大山道。

 

「只是,連累了阿和,最後什麼也沒有爭取到。你幫我去看看他吧。」

 

阿和也進來了,只是被關在不同地方。

 

 

 

「阿和他活該!又不是第一天混道上,綁了人還敢接手機!」

 

根本智商堪憂,駱駝啐道。

 

 

 

「幫主有說什麼嗎?」

 

大山又問。

 

「幫主說你怎麼那麼衝動?不過,他也知道你就是個重情重義的讓你蹲裏頭反省反省,他會再想辦法把你弄出去。」

 

駱駝嘆了口氣。

 

「只是對象是蔚藍集團小開,怕不容易啊!」

 

 

 

「請幫主先把阿和弄出去吧!至於我,不用強求,我是自作自受。」

 

大山吐了口氣,搖搖頭。

 

後來獄所人員前來提醒會面時間已到,駱駝保證外頭的一切他會打點,讓大山不要擔心,大山才如釋重負,被法警帶了進去。

 

 

 

駱駝又去看阿和,阿和順著駱駝的語氣把沈雲狠狠地罵了一頓,說她讓他成了罪人。但最後卻又不死心地加上一句。

 

 

「她有找你嗎?我進來了她沒人可找,應該會找你吧駱駝?」

 

阿和想根據過去的經驗,山哥有事,沈雲定會出手

 

「找我?人家要去度蜜月了,你神經病?」

 

「唉,我就說說而已,沒有就算了。」

 

 

 

離開監獄後,駱駝往酒店去。大山不在了,他是大山心腹,事情都落到他肩上,擔子不可謂不沉重。

 

小凡去看過大山,但聽說大山不見她。小凡心裡也急,駱駝想,她應該會想知道大山好不好吧?

 

進了酒店,小凡果然已經在辦公室等他,非要聽到大山情況還可以,也已經想開的消息,小凡才能安心上工。

 

看著小凡在衣香鬢影間忙碌的嬌小身形,駱駝想,山哥既已對沈雲斷念,而小凡也等了他這麼多年,兩個人若能在一起,也是美事一樁啊!

 

那沈雲到底拿什麼翹?還以為我們堂堂山哥,東埔陳浩南沒有其他人追嗎?

 

那行情還不是一般的好。

 

 

 

穩了穩酒店,駱駝走了出來,想去賭場和阿同會合。口袋裡的手機突然響起。

 

駱駝站在酒店外,拿出手機,卻是一串陌生的號碼。

 

「誰?」

 

駱駝想了一下,綜合天時地利人和,也沒想到誰會打給他,於是滑開手機,道。

 

「喂?」

 

 

 

「你是駱駝嗎?」

 

手機的那頭,傳來一把熟悉的女聲。

 

是沈雲。

 

駱駝沒有跟沈雲連絡過,所以對這串號碼感到陌生。

 

沈雲找他幹什麼?

 

 

 

「沈小姐啊?喔,不,藍夫人,請問藍夫人有何貴幹啊?」

 

駱駝語氣不大好。

 

「知道夜色嗎?我在夜色等你。」

 

沈雲約見駱駝。

 

「藍夫人這是怎麼了?妳約我我就要去啊?我既不是沈氏員工,也不領蔚藍集團薪水,幹嘛聽妳的?以前看在山哥的份上,客氣叫妳一聲山嫂,妳還真的當自己是個嫂啊?現在山哥不在了,還是被妳害的,約我駱駝?妳做夢吧?」

 

駱駝正要掛電話,沈雲很快地回道。

 

「愛來不來隨便你,如果你不想救大山哥哥的話!」

 

 

 

駱駝來到夜色時,裏頭燈光四射,音樂嘈雜,不過這也表示裏面的人不管說什麼,都很難被聽清楚吧?

 

沈雲穿著一身細肩帶白色連衣裙,在雷射燈的投射下更是明顯,背後的身形婀娜,正坐在吧檯前。

 

不得不說沈雲的身材真是好。但那身材下包裹的是一顆比蛇蠍還毒的心思,駱駝不曾懷疑。

 

他來到沈雲身邊,開口點了一杯啤酒。

 

 

 

「我知道你不待見我,但阿和也進去了,我沒別人可找。」

 

沈雲道。

 

「是啊,還是妳弄進去的,多能幹啊我們山嫂。」

 

駱駝譏諷道。

 

「如果不是他妄想阻止我的婚事,我也不會出此下策。」

 

沈雲頓了一下。

 

「你去看過他了吧?他怎麼樣了?」

 

 

 

「怎麼?藍夫人這麼關心我們山哥?不好意思,我們山哥現在很好,他已經對妳死心了,正要展開他新的人生。還是被妳弄進去的,妳一次也沒去看過他,人心是肉做的,會受傷也會死,妳還以為山哥的心是銅牆鐵壁啊?」

 

駱駝覺得自己真有耐性,跟沈雲在這裡廢話。

 

 

 

「我沒法去看他。我剛結婚,媒體盯著我,在風尖浪口上。」

 

沈雲遲疑了一會,翻了翻手拿包,拿出一張卡,一張名片,遞給駱駝。

 

「這卡裡有五百萬,這名片上的人是很有名的大律師,勝訴率達九成,這些給你,把大山哥哥和阿和救出來。」

 

 

 

駱駝低頭看了看吧台上的兩張小卡,冷哼一聲。

 

「妳會這麼好心?」

 

「信不信隨你。」

 

沈雲無視駱駝的態度,繼續道。

 

「我問過律師,大山哥哥沒有傷害藍天,只是限制他的自由,目的也不是要錢,只是為情所困失去理智,基於義憤強調這一點,律師能很快把他弄出來。」

 

「除此之外,你有其他救他的辦法嗎?」

 

 

 

駱駝一沒錢二沒人,也實在沒有別的辦法。他接過兩張小卡,這動作,讓沈雲如釋重負。

 

「駱駝,就拜託你了。」

 

沈雲回正了身子,啜了一口眼前的琴酒。

 

「把他救出來,但是,別讓他知道我給你卡片的事。」

 

 

 

「為什麼?」

 

駱駝這聲為什麼含意很深。妳把他送進去,又為什麼要救他?妳救了他,又為什麼不讓他知道?

 

 

 

「我和藍天,準備去北歐度蜜月了。」

 

「你覺得這樣的我,還能給他什麼呢?」

 

「你不是說他對我已經死心了?又何苦撩撥他的希望呢?」

 

 

 

「既然妳對山哥已經無所求,他的死活關妳啥事?又為什麼要救他?」

 

五百萬並不是小數目,這麼一大筆帳目,沈崇南不會不知道,沈雲光解釋就會很麻煩。

 

 

 

駱駝的問題,讓沈雲愣了一會。

 

最後,她深吸了一口氣。

 

......我也不知道,也許是因為,小時候的情份吧。」

 

 

 

駱駝看著沈雲的側臉。難道,她這是良心發現了?

 

這一切,都是她欠山哥的。情之一字,輕於鴻毛,也重於泰山,又豈是區區五百萬還得起的?

 

「知道了,我不會說出去的。」

 

說完,手裏握著兩張卡,駱駝離開吧台,走出夜色。

 

uni2019 2020-03-28 22:35:02

謝謝。1 take OK。👌🏼

收工!慶功記者會簽名活動粉絲互動。要娛樂的有娛樂就是沒八卦。

uni2019 2020-03-28 20:09:15

對哦,還是抽水煙對吧~~~被你激的七竅,噢,坐床邊...按著臉我是被你打狠敗,抽煙跟負責任有關係嗎?場景是這樣:

被單半裹的沈雲頭挨床頭板,右手輕提薄荷煙還是白色細長的那款,頭靠沈雲左肩,大山帶嬌羞撒嬌的口吻說:雲雲啊,現在生米煮成熟了粥,離飯已不遠,你可不能再在外頭添菜哦....Action!

負責任的劇本,請考慮!一鞠到底。

版主回應
很有畫面~~~
可以啊~~~
2020-03-28 21:59:28
uni2019 2020-03-28 19:50:03

我是喜歡那種在打掃戰場中在成千上萬的字體裡爬出來的讀後重生的幸存者的Feel啦。

夏姬春秋,劉邦大傳,諸葛亮的智慧,成吉思汗,OMG,你讓我想起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