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13 23:21:05陳跡

愛妳,令我重生81---無名女屍






部落格專用相簿




所幸事先服過解藥,勝曼雖然嘔了幾口黑血,終是沒有生命危險,將養幾日就能痊癒。

 

勝曼王頗孚人望,來探望她的臣下如過江之鯽,甚至連懷陵國震餘王、玄穆國蒼岳王和祓章國的東琉王,都派使者來表達慰問之意。勝曼覺得身體狀況還行,便不吝接見,探病者覺得很有面子,大伙皆大歡喜,勝曼王又做了一次成功的外交。

 

當然前來探病者也包括了徐離劫、雲玉笙與楊擎。心疼之餘,他們也利用了自身權勢,下令對那名普通大娘全國肉搜。

 

成為左相後,徐離氏有些家眾,慢慢從擁護徐離戮的路上轉向擁護徐離劫。比起輔國公,左相是真正擁有實權的人。

 

例如大夏尉,也就是大夏城警察局長,徐離劫的堂叔徐離雁。他承受的破案壓力最大,便不得不向徐離劫求救。

 

肆夏死了,就算沒死,她也對支使她的人一無所知。見過那名大娘的,就剩下藥鋪老闆。但藥鋪老闆極有眼色,早關了藥鋪,跑到不見人影。

 

這種殺國王的事,絕對是上階層人物的鬥爭,他哪都得罪不起。

 


「唉,劫賢姪,喔不,左相大人,這事該怎麼辦,你得指點一條明路,否則右相勢力烏眼鴉似地,一定會藉機拔了我的官,這樣對徐離氏會造成傷害,你也不樂見吧?」

 

徐離雁負手,在新落成的左相府書齋踱來踱去。

 

他面前的徐離劫,好整以暇地啜著燃葉。

 

 

 

「雁叔。去清查無名女屍吧。」

 

徐離劫坐在輪椅上,語氣徐緩而從容。

 

見過勝曼人沒事後,開了幾帖彌補身子虧損的藥材,回到左相府第一件事,就是抓了藥鋪老闆。

 

是的,藥鋪老闆沒來得及跑,被剛殺死肆夏的桑弧抓了回來,軟禁在左相府。

 

知道藥鋪老闆是關鍵人物,也知道雲玉笙和楊擎都在找他。可這案件關係到勝曼,非破在他手上不可。

 

 

 

「為什麼?」

 

徐離雁問。

 

「一個普通大娘不可能是弒殺勝曼王的主謀。她的背後定有主使者,既然事情完了,她大概也不能活了。」

 

徐離劫道。

 

「雁叔,這事必須祕密進行,案子,須得破在咱們徐離氏的手上。」

 

 

 

「可就算找到屍體,又怎麼確定她是不是串通宮女的那位大娘?」

 

 

 

「我手中有證人,你儘管去找。」

 

徐離劫態度變得嚴肅。

 

「記得,你的調查進度,不能讓其他勢力知道,若辦得不好,別怪我不念叔姪之情。」

 

他只差『我徐離氏不養飯桶』這幾個字沒說出來了。

 

 

 

「唉.......下官領命。」

 

徐離雁嘆了口氣,意識到肩上的壓力有多大,離開左相府忙辦事去了。

 

 

 

「雲相和楊掌院那裏怎麼樣?」

 

桑弧接著進來,徐離劫問。

 

「他們鋪天蓋地在找肆夏和藥鋪老闆。」

 

「方向是對的。可惜肆夏被我結果了,藥鋪老闆在你的手上,相信他們再努力也查不出什麼來。」

 

 

 

「好。接著就等雁叔的消息。」

 

徐離劫點點頭,便推著輪椅,到前殿去接見外國賓客了。

 

 

 

徐離雁劍及履及,連連找來十幾名無名女屍,藥鋪老闆都搖頭表示不是。

 

破案壓力越來越大,直到勝曼中毒的七天後,徐離雁又送來一具在疊翠山深處發現的無名女屍。

 

 

 

「怎麼樣?」

 

徐離劫看著藥鋪老闆。

 

女屍身體泰半腐爛,臉部被野獸抓咬得面目難辨。老闆沉吟半晌,終於點點頭。

 

「是。就是她。在我藥鋪門口和那名宮女搭訕的大娘。」

 

 

 

「為什麼?」

 

徐離劫再問。畢竟屍體狀況並不好,必須預防老闆可能認錯屍。

 

 

 

「第一、身形差不多,她的背有點駝。第二、這身衣裳,我曾看她穿過一次。」

 

「你見過她幾次?」

 

「三次。她和那名宮女總是約在藥鋪附近碰面。」

 

「還有呢?你再想想,例如手腳。」

 

徐離劫催促著藥鋪老闆。這幕後主使者不是省油的燈,找的替死鬼果真平凡到沒有特點,要查驗難上加難。

 

藥鋪老闆再度沉吟。

 

 

 

「對了,她說話我也聽過,總是帶著ㄏ的聲音。」

 

「ㄏ的聲音......是發不出唇齒音嗎?」

 

徐離劫道。

 

「例如風字,發成轟的音?」

 

 

 

「是。」

 

 

 

「那麼,有很大的機率,是牙齒的咬合有問題。」

 

徐離劫帶上手套,前去翻女屍的口,果然發現她上下門牙各有缺損。

 

再加上之前兩個條件,幾乎可以確定這名女屍,就是與肆夏接頭的那名大娘。

 

 

 

「好,多謝你了,林老闆。」

 

徐離劫遞給藥鋪老闆一個包袱,一封信。

 

「你的家人,我已經幫你在祓章國安排落腳,信封裡是住址。我的侍衛會替你喬裝,把你安然送往祓章國。」

 

 

 

「草民多謝左相大人救命之恩。」

 

林老闆跪在地上,朝徐離劫磕了三個響頭,對徐離劫的庇護很是感謝。

 

不管涉案的嫌疑者多麼高層,只有到了國外,才能遠離對方勢力範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