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財犬」天天送餐券!
2020-03-28 16:09:18F醬

【許墨X悠然】我的老公是狐妖!《09》

《09》

  許墨一下翻身將悠然壓在身底下,悠然一瞬的慌張地睜大雙瞳來,她說:「那個……墨墨,御醫說你至少要休息個一星期……所以……唔……激烈的運動,咱們先不做,好嗎?」

 

  她額上滴汗,下身還痛著,要不是他倒下了,她才不會繼續勉強自己在宮裡行走,每走一步都疼痛難當,雖然多走幾步算是比起最初適應了那種痛覺,可不舒的感覺依舊存在,她還沒好好回復過來。

 

  許墨凝光一緊,他神色凝重的蹙眉,他一把拉起了悠然的右手來,他看著她手上的黑玉手環,他說:「誰給你套上去的?」

 

  「呃……剛剛你昏倒的時候,漂亮姐姐來幫我們了,我把她交給我的紙符撕開後,我們成功瞬身回來了。可是,手環也不知道啥時候給我套上來了,哈哈。沒事啦,等漂亮姐姐回來的時候,我問她怎麼解開。」悠然坐直身子來,她把手抽了回來,她不知道為什麼許墨看上去那麼的生氣。

 

  許墨再次的一把拉過她的手來,他眸光一緊的凝神集氣地把套在悠然手上的手環給弄破了,手環一瞬的裂開幾了份,悠然只覺得神奇的回眸看他,她問:「怎麼做到的?剛剛小梔也弄不開來,現在還昏睡過去。」

 

  只見許墨的臉色更加的蒼白了,他說:「以後不准不跟她做甚麼交易。那個手環是嗜血氣之物,且集滿怨氣受詛咒的法器。套上它的日子越久,壽命就會日益減退、加速衰老。」

 

  「可是,你剛剛差點就……」悠然本想把話說下去,可這下卻發現許墨盯著她的眼神顯得兇狠,她嚇得不敢再說下去。

 

  「我知道了,相公,你好好休息吧!」她試圖朝他撒嬌,讓他心情轉好過來,只見他神色更加的凝重地將自己護在身後。

 

  不到半刻間,漂亮姐姐便一瞬降臨到他們的跟前,只見她依舊笑得風情萬種的盯著他們床上那碎掉的手環,她說:「交易失敗了,皇后想要怎麼保償給我?」

 

  「艾蒂蜜絲,少打她的主意,你沖我來就好。」許墨眸光顯得銳利起來。

 

  「等一下,墨墨。是我求她幫我們的,所以,我不可以違約。讓我跟她談吧!」悠然一把拉著許墨,她落下了床邊走到ARTEMIS的跟前,她問:「你想要甚麼?你應該不會猜不到墨墨會把手環弄破的,這都在你的預計之中,對嗎?」

 

  「你比我想像中,要聰明得多。沒錯,你的壽命我沒興趣,畢竟人類跟妖怎麼可能能白首皆老?我要成為妖王的側妃!」ARTEMIS說得平淡,她雙手置在胸前,似是勢在必得一樣。

 

  悠然聞言一瞬呆住了,許墨也顯得錯愕的看向她們,ARTEMIS回看著悠然的說:「怎麼了?你不願意了?」

 

  「這件事沒商量的餘地,你要甚麼我都可以給你。她就算同意了,我也不會同意。」許墨眸光更深沉的盯著ARTEMIS說道。

 

  「不,你會同意的,因為她。」ARTEMIS笑說道。

 

  只見悠然垂下頭來沉默不語,ARTEMIS見悠然不回答,她就說:「我明天再到府上拜訪,妖王就先把傷養好吧!我走了……」

 

  下一刻,ARTEMIS便不見了蹤影來,房間內只剩下了許墨和悠然,許墨凝看著她,他說:「不用擔心,我會處理好的。所以,你只要……」

 

  可他話音未斷,她便打斷了他來,她說:「墨墨把她納為側妃吧……」

 

  那一瞬間,空氣似是凍結了一樣,許墨一瞬顯得錯愕,下一刻,眸光裡帶著怒氣,他說:「你真的要我娶她?」

 

  「嗯……」

 

  「只要你說一聲:『你不願意』的話,我甚麼都可以為你搞定。我最後再問你一次,你真的要我娶她?」許墨感覺上次她說要回去,他也沒那麼的怒火過,可現在他真的怒了,他把她當是唯一,而她卻……

 

  「嗯,你娶她吧!當我求你了。」她說,眼睛都不敢跟許墨對視了。

 

  「好,這是你說的。」許墨落下了床邊來,他推開門來往書閣的方向走去,今晚不想跟悠然待在一起,他怕自己會忍不住的對她發火。

 

  「墨墨,你還要好好的休養身體的,你去那?」悠然感覺自己追不上他的步伐來,她在他身後大喊。

 

  「不要跟上來了,我今天想自己睡。你也回去休息,照顧好小梔。」許墨一瞬停下步伐,頭也不回的說完就走。

 

  悠然呆站在原地,她細細的喃喃自語道:「我不願意啊……可是,我無法跟你站在同個高度,若你發生了像這次一樣的事,我該怎麼辦才好……」

  悠然坐在自己的房間,許墨已經三天沒來找自己了,小梔早就醒來了,聽著樹妖給自己報告悠然和許墨吵架的事,小梔心裡也不舒服,小梔化成了人類小孩的模樣坐在悠然的身旁,她說:「娘親,我們去找爹爹好不?」

 

  「你爹爹怕是不想見到我了。」悠然伸手輕輕的覆蓋在小梔的頭頂上苦笑道。

 

  小梔拉著悠然的手,她怒起來:「怎麼可以這樣?娘親要把爹爹讓給那個大奶姐姐嗎?我不要有二娘!」

 

  「小梔,我很害怕。若果墨墨又再發生像上次那樣的事的話,我根本沒有任何辦法可以幫到他,漂亮姐姐至少能助他一臂之力,而我就甚麼都做不到。」悠然蹲下身來,突然用力的抱著小梔的說。

 

  「娘親……」小梔似乎感受到悠然沉重的思緒一樣,她輕輕的喊了悠然一下。

 

  「不會的,爹爹他最喜歡娘親了。而且,娘親又不是普通人類,你不是巫女嗎?所以,一定會好轉過來的……」小梔繼續安慰著悠然,她不喜歡這種狀況。

 

  「謝謝你,小梔。」

 

  樹妖被小梔命令去到許墨的身旁察看近況,許墨一下就留意到他悄悄的走進來的模樣,他一瞬喊住了他:「小梔叫你來的嗎?」

  「呃……陛下,你身體好點了沒有?」樹妖試圖轉移話題來。

 

  「她怎麼樣了?」許墨沒有回他,一開口就問悠然的近況。

 

  「陛下不親自去看皇后?皇后她看上去有點低落,要不我叫小梔他們來看你?」樹妖自作聰明的提議道。

 

  「不用了,昨天艾蒂蜜絲來過。我告訴她,明天會公佈納側妃的事。現在跟皇后見面只會讓我無法堅定自己的這個決定……」許墨冷目一斂,淡淡的說著。

 

  「陛下,這樣好嗎?」樹妖在一旁問道。

 

  「讓小梔陪著她好了,我跟艾堤蜜絲七天后會舉行冊封大殿。」許墨淡淡的說,瞼上一點笑容都沒有,樹妖看著他,感覺許墨的氣息好多了,被禦隱大師砍了一刀卻能恢復得那麼快的,除了妖王也沒誰了。

 

  「那陛下好好休息,我遲點再來看看你。」樹妖走前看了許墨一眼,眼下這狀況真令人擔心,怕是把這事告訴小梔後,小梔絕對會發瘋的。

 

  不出所料,才剛回去,小梔就捉著樹妖逼問:「我爹爹怎樣?他說了甚麼?真的不來看娘親?」

 

  「你爹爹恢復得頗快的,只是,他暫時不想來看皇后。」

 

  「甚麼!!爹爹那麼小氣麼?我去找他!」小梔快要衝出去的那一瞬間,樹妖突然捉著她的手來。

 

  「怎樣啦?」小梔不明所以的看他。

 

  「梔梔,你冷靜點聽我說,你爹爹他……他說七天后舉行冊封大殿!」樹妖看著小梔的瞼色,話也說得小心翼翼的。

 

  「甚麼!!」小梔大叫起來。

 

  悠然從後走了過來,知道他們怕自己聽了後傷心,她便朝他們微微一笑,她說:「沒事的,是我要墨墨娶她的,七天后麼?我知道了……」

 

  「娘親!」小梔跑了出去拉著悠然的手,像極母女的模樣,她看向悠然的側臉,自己喃喃細語的道:「怎麼可能會沒事……」

 

  悠然回握著小梔的手來,她們往花圃的方向走去,樹妖也跟著去,小梔看著悠然愁眉不展的模樣,她跟悠然說:「娘親,你等著。小梔給你做禮物。」

 

  悠然看著她貼心的模樣,也不好意思拒絕,雖然她能猜得出來小梔是想做花圈給自己,她蹲下身來看著那變成小孩模樣的小梔在花圃間織花圈的樣子,頓時覺得她有點可愛,樹妖也不知道為什麼也參了一腳來,仔跟小梔各自在織花圈,都在差不多的時候織好便往悠然的方各跑去,小梔看著悠然說:「娘親,你把頭低下來,我給你戴上去。」

 

  「還有我的!」樹妖拿著自己織好的也跑了過來,小梔看著他一個男的,花圈比自己織得好看便怒了,一腳跑去踹走他的花圈,她說:「滾!」

 

  「梔梔!你怎麼可以……」

 

  「娘娘腔,你一個男的織甚麼花圈!滾,娘親只戴我織的花圈。」

 

  悠然看著這兩隻小妖在吵架,一瞬的噗笑出聲來,他們聽到悠然笑了便回頭看著她,她說:「謝謝你們。」

 

  小梔開心的跑到悠然的身邊跳睡在她的腿上蹭了蹭,她說:「娘親以後跟我一起玩就好,別理爹爹了。」

 

  許墨從後方遠遠的凝看著他們,等納妃的事辦妥後,他必定會回到悠然的身邊去,現在在小梔的心中已經有娘親沒有他這個爹爹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