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財犬」天天送餐券!
2020-02-27 04:05:45F醬

【殺玲】長相守《02》

【殺玲】長相守《02

 

  邪見偷偷的跑了出來看了玲一眼,至今他依然覺得無法置信,殺生丸大人居然為了區區一個人類有了想變成人類的想法,可殺生丸大人是妖,人與妖之間註定永遠不會有好的結果,人類既脆弱又無能,他一直不明白像玲這種姿色平庸的女生有那一點能吸引到殺生丸大人,若果殺生丸大人看上的是妖豔動人的大美女的話,他或許還覺得這說得過去。

 

  玲距離成長為成人的階段,還有好幾年的時候,胸部該長的肉卻沒八=怎麼長出來,他深深的歎了一口氣來,感覺殺生丸大人配她可真變得廉價了。

 

  「是時候要回去了。」邪見一瞬的走回能穿越回妖族的那個井口裡去,今早離開前還特地拜託了阿籬小姐合著謊來,不要說沒見過他來,可當他跳進井口再從裡頭冒出頭的那一瞬間,他終於知道自己死定了,立在他跟前的就是殺生丸大人,似乎是等著他回來,憑他多年侍候在殺生太身側的經驗告訴他,殺生丸大人是真的生氣。

 

  「那個……殺生丸大人……我……」

 

  「謊言錯漏百出……」殺生丸不等他說完,他先行揚聲。

 

  「抱歉……」邪見不爭氣的,立即給他道歉了。

 

  「你也不習慣麼?」殺生丸少有的向他提問,只見邪見錯愕的看著他轉過身來的背影。

 

  習慣?

 

  下一刻,他也恍然大悟起來。

 

  「嗯,玲,她突然不在的似是少了甚麼的。至今都未能習慣下來……」邪見淡淡的說道,也許,這也是他的真心話吧?

 

  邪見大概從來都沒想過殺生丸會對一個人類的小孩動了情感,有時候有些事情開始了,就停不下來。

 

  尤其是對某個人產生了情感,這種在他眼內看似多餘的情感,其實不比四魂之玉更加的無害,甚至更為嚴重。

 

  「她……怎麼樣?」殺生丸遲疑了好一會才決定的問他。

 

  邪見想起了剛剛看到玲上課時發呆的模樣,他不知道該怎麼回殺生丸才好,跟殺生丸說她不太尋常又只會引起殺生丸大人的擔心,可玲似乎看上去也沒有很幸福啊!

 

  殺生丸見他不說話,他倒是轉身看蹙眉看向邪見,邪見這才抬頭的看他:「殺生丸大人,我懷疑玲曾經在楓婆婆那裡當過巫女,所以,我們替她抹去記憶這件事似乎並不會湊效……」

 

  「玲並沒有巫女的靈力……」殺生丸眉宇鎖得更緊的看向他,他感覺自己似乎能猜到邪見的假設。

 

  「若果只是靈力成長得比一般巫女慢呢?慢到楓婆婆暫時也探測不到她的能力,因為玲能夠喚醒本已消失的四魂之玉,這本來就……」邪見感覺再想下去便細思極恐,能喚醒已取消的四魂之玉,這是不是說明著玲的巫女之力似乎能跟桔梗小姐媲美?

 

  殺生丸聽著邪見說的話,他手中的拳頭握緊了,若果不儘早把井口封了的話,那其他的妖有可能會從這井口跑到人間界,那到時候沒人保護的玲不就更加的危險嗎?

 

  「邪見,你留在這。」殺生丸淡說,下一瞬間,目光變得深邃起來,邪見看著殺生丸的表情,他知道接下來自己要做的是甚麼了。

 

  「是的,殺生丸大人。」邪見一瞬的往楓婆婆家的方向跑去。

 

  殺生丸看著這井口,他一瞬的跳落下去,這次沒有任何隱藏的屏障地來到人間界來,剛一探頭踏出去口之際,他就看到了玲就站在不遠處的前方,奇怪的是,當玲看到殺生丸的時候卻一點也不驚訝,她抬眼看向他,目光散渙似是沒了魂魄一樣。

 

  「玲!」殺生丸看著這個表情的她,就似是那次她突然昏過去的前一刻一樣。

 

  玲的手中並沒有弓箭,可她卻憑空架起了射箭的姿勢來對準了殺生丸,彷佛她的手上真的帶有弓箭一樣,殺生丸凝看著她,下一刻,他的雙瞳睜得更大,他分明是看到了,似是玲的巫女之力在發揮一樣,她的手中突然聚滿了橙紅色的光芒,那形狀似是火屬性的弓箭一樣,她似是認不得他一樣,細細的喃喃自語:「我要得到四魂之玉……」

 

  玲手上的弓箭一瞬的射了出去,帶火的弓箭跟他一瞬的擦身而過,他避開了她的攻擊,殺生丸皺起的眉頭沒有一絲鬆懈,他把天生牙從腰間拔出來,把她射出的箭都擋下來,他一瞬的躍到她的跟前,手一揮的把打落她的後杓,她速的昏倒到他的懷來,弓箭一瞬的消失了……

 

  「是誰在操控著你……」殺生丸喃喃細語的道。

 

  看來,他已經不能把玲留在人間界了……

 

  「記不起來,有時候也是一種福氣。可玲似乎在逐漸的把記憶喚回來……」邪見看著被帶回妖族的玲,他細細的說著。

 

  殺生丸看著昏倒過去的玲,眉心蹙得更緊了,下一刻他再凝向楓婆婆的方向,他說:「玲如果獲得了跟桔梗差不多的巫女之力的話,那會怎樣?」

 

  「若果人類不能控制好巫女之力的話,巫女之力會把它吞噬掉,不認可她作為巫女的身份,甚王有可能會失去自我到無法喚回魂魄的程度。桔梗,我的姐姐是天生的巫女,跟作為人類的玲不一樣,而阿籬小姐是桔梗姐姐的轉生,所以,自然不會有問題。可玲的話……」楓婆婆將視線落在玲的身上,一臉凝重的看著她。

 

  「那只要讓玲能掌控好巫女之力不就好了?」阿籬忍不住從後站起身子來的說。

 

  「這會無比的困難,因為那個孩子無法靜下心來,她正在鼓噪不安,因為有了能擾亂她心思的物件……」楓婆婆把目光落到殺生丸的身上去,任誰都能看得出來玲喜歡殺生丸,不是普通的家人、普通的喜歡,玲是以女人看男人的目光來看待殺生丸的,任誰都知道玲的情感就是愛情。

 

  終究這兄弟倆都喜歡上人類嗎?

 

  「我會盡力的幫玲的,殺生丸也別太擔心了。對了,犬夜叉去了尋找吸引惡妖的源頭,說不定會有四魂之玉的消息。」阿籬看著殺生丸的道,長久以來的接觸,她感覺殺生丸也變了,比起以前平易近人多了。

 

  殺生丸走到玲的身旁坐下,單藤屈起的凝看向外面的月光,今晚的月光跟那晚一樣,彷佛似是命運一般的告訴他,他跟她之間永遠都是缺月的,他握在手心上的拳頭更握了,邪見看了一眼玲又看向殺生丸,他最後也坐了下來。

 

  玲感覺自己似是墜進一片黑暗一樣,在那虛空又孤寂的空間裡,她聽到了有聲音在喊她:「玲!」

 

  夢中的她緩緩的睜開了眼睛來,可當她睜開眼睛的時候眼前卻站著一個跟她一模一樣的人來,玲愣在原地,隔了許久她才問:「你是誰?」

 

  「我?我當然是你啊……」只見對方勾起了一抹笑來,她的笑容帶有目的性,玲知道這或許是她本質上的惡,彷佛天使和魔鬼的存在一樣。

 

  「你想做甚麼?」玲淡淡的說,她不想表現出驚訝,她由剛剛開始就發現這個空間是夢,因為她跟她都沒有影子。

 

  「取代你!」對方冷幽幽的說,笑容也忽然消失了。

 

  「甚麼意思?」玲瞳目一緊,努力的保持著鎮定。

 

  「放心吧!很快我就會讓你記起一切,不會用很久的時間的。因為你許下了願望我才會出現,那個你無比渴求又難以達成的願望……」對方輕輕的擺手一揮,四周的環境產生了變化,下一個場景,她就被一隻怪物的手給捏壓著脖子來,只有一隻手,身體和頭都沒有的怪物。

 

  玲感覺自己似是快要窒息似的:「咳……放開……」

 

  殺生丸聞見玲的聲音,他速的轉首凝看著在睡夢中掙扎的她,她全身流著汗,殺生丸一瞬的把蓋在她身上的被子拉開,他的瞳目一怔,玲的脖子上有紅印,怕是玲夢到的不僅僅只是一個夢,為什麼他會察覺不到有妖氣?

 

  阿籬也跟著上前來一看,可下一刻,殺生丸已經拔出了天生形來速的朝空氣一揮,玲下一瞬間才感覺脖子被鬆開了,殺生丸的聲音突然從夢中響起:「玲,睜開眼睛!」

 

  下一瞬間,她便醒了過來,阿籬蹙眉,她說:「是夢魔……」

 

  玲坐直了身子來,她漸漸的站起了身子來,可殺生丸看著她的模樣,感覺不太對勁,下一瞬間玲的手上又冒出了弓箭來,殺生丸看著這狀況想伸手去捉著她,可她速的轉身,似是憤怒了,開始不分敵我的把帶火的箭頭射到殺生丸身上,殺生丸下一瞬間半跪落到地上去,阿籬看著這一幕嚇倒了,可下一刻,她對準了玲手上的弓箭也射出了一箭來,似是想把玲手上的火弓給毀掉一樣。

 

  殺生丸把落到身上的弓箭拔了出來,沒想到玲的箭殺傷力和穿透力比他想像中的大,他感覺傷口止不住血來,還好只是射到了手臂上,可當他抬頭再看玲的時候,他看到玲把阿籬的弓箭給擊毀了,他知道現在的她不是玲,他捂著傷口慢慢的朝玲走近了,伸伸手一把的拉著她的身子,讓她倒在他的胸口上,他的聲音從她身後響起:「玲,沒事的了。不用害怕……」

 

  下一瞬間,她便流著淚,跌倒在他的懷內,又再昏睡過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