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財犬」天天送餐券!
2020-02-26 22:08:03晚期風格〈書醫朱尚〉

蠢事

「你知道男孩子通常不玩洋娃娃的,是嗎?」
「噢,我知道。」
「這是你的寶寶,」他說,「在家玩玩還可以,但如果你給別的男孩看到,他們可能不會明白。所以你就在這兒玩,知道嗎?」
「知道。」
「真乖。」他拍拍我的手臂,「懂嗎?只能在家裡玩,知不知道?」
「好!」我答道。我幼小的身驅站在他面前,抱著一隻睡在毛巾中的娃娃,第一次感到了真正的屈辱。我認識到自己有一種很大的缺陷,一種愚蠢。摘自麥可 ‧ 康寧漢《末世之家》
這是小學二、三年前級的事,五十多年過去了,當時的畫面我還很清晰。
我從架高的「通鋪」上(五、六十公分高)摔下來。這輩子我只有兩次受過大傷,都是小學時代,一次摔斷手臂,一次敲破頭,這兩次都在一種四下無人我卻突然興起自得其樂的狀況下,莫名其妙發生的。
我摔下來的時候,大概發出不小的聲響。我一回過神,母親已經衝過來。扶起我的時候,我還意識到我的背上還綁著一具洋娃娃,趕緊要出手拆掉腰際上的繩結(想掩滅証據),這才發現有一隻手臂提不起來。在慌忙之下,母親趕緊帶我去看醫生(記得是一間國術館)。
我到底做了什蠢事。就是四下無人,看到那一具洋娃娃,突然興起就把她背了起來,還特地用繩子綁在背上。接著就在通鋪上轉圈跑了起來,嘴巴還唱著:背起了小娃娃呀~~~
幸好,家人對於一個男孩背著洋娃娃,鬧出來的蠢事沒有特別在意(只當做平常的蠢事看待)。但我卻一直在意著竟然「在偷背著洋娃娃」的狀況下當場出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