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財犬」天天送餐券!
2020-02-27 17:06:03蔡蟳

養殖珍珠的溫床---里阿斯海岸

  很多人問我為何台灣無法養殖珍珠,按個人淺見,首先要有適合的場地正所謂一方水土養一方人不就是一方水土產一方物同樣意思

 

(相片提供株式会社 田辺真珠養殖場)

 

  拿新竹特產的米粉(Bí-hún)或柿粿(khī-kué,國語的柿餅。即把柿子壓扁、晒乾後,來製成的餅狀食品)來說事的話,不都因為九月九風吹滿天哮(Káu-gue̍h-káu hong-tshue muá- thian háu)的緣故當東北季風吹向台灣時,雨水被大雪山給阻擋在蘭陽平原,其餘的風勢越過山脈,再進入到三面環山一面環海畚箕穴的新竹地形,旋狀的九降風遂成為免費的乾燥機。

 

  上述兩種產物,要是乾燥才有賣點。

 

  乾燥的米粉,一來不易腐壞,二來容易吸油。腐壞想必大家都明白古早人虯儉(Khiû-khiām,國語的節儉)兼雜唸(Tsa̍p-liām,囉囉嗦嗦),那吸油呢?

    米粉乾燥容易吸油,用意是讓來客拍呃仔(Khoo-uh-á,連續打嗝)又閣大頷胿(Tuā-ām-kui,形容說話緊張又指乾渴不已),此才不會一碗接一碗吃個沒完,既有了面子還有了裡子(主人家狡猾真大哩)

 

  柿粿的話,肉皮表面有著薄薄一層的白霜,此為柿餅果肉風乾乾燥的同時,葡萄糖和果糖隨著水分析出,糖霜可治喉痛、咽乾、口瘡等,食療同源,一舉數得。



(柿餅攤上常見一行筆柿之前要先口試的幽默提示。總之要確認哪上邊的糖霜,是否為天然形成或人工化妝,可通過摸、抖、嘗三個簡單的步驟來辨別)


 

  好了講了這麼多題外話,無非想佐證能產珍珠得要有先天條件。

 

  就像(再囉嗦一段)前幾天看到臉友Po出一張樂器維修單,上邊印著「謹製 全音楽器製造株式会社 浜松市」浜松位處日本靜岡縣西部的遠州地區,著名樂器公司山葉於此創業。

 

(相片提供:琴茂企業)

  那又為何這裡是日本的製造樂器重鎮呢

 

  木材盛產豐富之餘,再因日本海吹來的西北風,被南阿爾卑斯山(世界上不只一個阿爾卑斯山喔)給阻隔,雨都下在山脈另一側的岐阜縣,剩下的風越過高山吹抵靜岡縣,這兒木材自然特別乾燥,對製作樂器的木材甲板,是有利多了。



(類似台灣竹風蘭雨的浜松地形)

 

  至於位居東京與大阪間的浜松舊軍用機場,以往也利用風琴、鋼琴的技術,來生產零式戰鬥機的螺旋槳(以往的螺旋槳其實是中空的)後來,改用鍛造的鐵螺旋槳,間接又促成該地銅管樂器的興盛。

 

 

  好了言歸正傳里阿斯式這種沉降型海岸的形成是,幾萬年前火山噴發的岩漿形成岸壁,後經過雨水和海流的沖刷,再又與海面成直角的破碎帶持續崩落,不是變成伸出長條狀的斷層,就是演變為單獨式的孤島式。

 

接著海平面上昇,大海與山島的坡壁連成一氣之故,落葉等的腐葉土這些營養元素很容易地落入海裡,營養滿點沒被沙灘給阻斷賞味期限的餌料,因此成了飼養海藻魚貝的最好元素了。

 

  從這我們是可以發現,魚介類要豐富必先得有條件,就像台灣傳統漁場的彭佳嶼龜山島釣魚台等那幾個洋流匯合的島嶼地區一樣不過若要進行養殖,又得考慮是波平浪靜星羅棋布的灣島為宜囉!

 

  去年,三重縣和愛媛縣大量的阿古屋貝暴斃,此後,能活存下來的阿古屋貝數量,也因地區和生產者而異。三重縣約2060%的稚貝,親貝約50%至90%的程度受害,愛媛縣約20%至70%的稚貝,以及約50%~90%的親貝遭殃。 除九州外,養殖阿古貝珍珠的珍珠貝今年呈現緊俏的現象。

 

  面對此嚴重事態,業者協會苦思後所找出的原因為:①去年冬季水溫過高,②以及去年夏天水溫突然升高,③潮汐突變導致來不及對應,④食物不足,⑤使用不健康的稚貝,⑥在環境變化期間冒然進行水產養殖,⑦重複近親繁殖,結果可能導致珍珠貝的活力下降,以上幾點也成了大家一致之共識。

 

  業界對應此局面,短期對策是,應確保珍珠貝的安全(促進區域間的採購和供應迅速收集種苗,並抓緊水產養殖管理的適當性),中期對策則提出諸如建立適當的水產養殖管理據點之類的必要措施,確保健康的阿古屋貝(保存健康的親貝種苗)來進行最大的努力。

 

  除貝種之外,至關阿古屋貝重要的餌料,能夠耐熱性的植物性浮游生物之開發,最近也獲得突破性的成績。



(里阿斯海岸的演化過程)
















 

  養殖珍珠貝的餌料,生食都無夠,哪有通曝乾(Tshenn tsia̍h to bô-kàu, ná ū thang pha̍k-kuann) 以往全仰賴天然植物浮游生物,演變至今,不僅人工可自製並改良,竟連海底、湖水的養殖場域,往後,竟可搬到陸地就像室內水耕蔬菜栽培一樣,從事精緻養殖。

 

  世事,究竟是人定勝天或者是聽天由命,假以「莫非定律」(Murphy's

Law)舉證「所有有可能會脫箠(Thut-tshuê,出差錯)的代誌(Tāi-tsì),緊早慢(Kín-tsá-bān)有一天會脫箠」好比新冠肺炎這種可怕的化武研發,人若傷過假賢(敖+力= Ké-gâu,自命非凡)想要贏過天,說不定也應驗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的話啊!

 

延伸閱讀

http://mypaper.pchome.com.tw/carawayseed711/post/1327343245

沉降海岸---里阿斯與梨明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