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財犬」天天送餐券!
2020-03-28 17:07:27聖天使

病毒的科幻世界



  人類正在經歷一次史無前例的新冠病毒瘟疫的掃蕩,儘管還不知何時能夠終結,也無法統計生命因此而受到傷害的最終程度,但是,現在已不同於過去,在我們已經具備高科技醫療的支持,已經建立了現代化理念管理下的集約社會,卻在這微小的病毒橫行之下表現出種種的措手不及甚至是混亂的場面,無疑讓我們陷入到深深的思考當中。


一直以來,人類自以為早已擺脫了原始和愚昧,並企圖更大程度地掌控物質世界的所有,不期的遭遇,竟然顯現出還是那麼地脆弱,我們玩不過地震;玩不過洪水山火,同樣發覺還玩不過如今這毫不起眼灰塵般的病毒。或許,這變化莫測的病毒正如人類生命的進化一樣,同樣也在改變自己,促使人類能夠借鑒認識到自己生命進化的方向和弱點,是否符合預期的理想和目標。


本文接下來要說的,純屬借本次瘟疫流行,通過一次虛構的對話,對人類世界未來可能出現的變化作一種科幻式的設想,讀者自不必當真。


  南方山人道長今年剛過八十,我同他的聯繫通常要中轉他的徒弟,因為道長神龍見首不見尾,每年總有三分之二的時間在兩廣的大山深處溜達,極少用到手機,也就更談不上什麼QQ、微信之類通訊工具了。由於新冠病毒流行的緣故,本來年前與道長的約會一直推延到了三月中旬。剛好,道長本來就以先知預言見長,趁見面不妨細細地聽他講講這新冠病毒的來龍去脈。當然,事前少不了我得做一些備課。




  1995年,由美國出資的戈爾巴喬夫基金會,邀集當今世界的500名最重要的政治家、經濟界領袖和科學家,其中包括喬治·布什(當時他還不是美國總統)、撒切爾夫人、布萊爾、布熱津斯基以及索羅茲、比爾蓋茨、未來學家奈斯比特等全球熱點人物,在舊金山費爾蒙特飯店舉行高層圓桌會議,討論關於全球化以及如何引導人類走向21世紀的問題。


到會的全球精英們認為,在21世紀,僅啟用全球人口的20%就足以維持世界經濟的繁榮,其餘的80%或4/5地球人口,都是不能創造新價值的人類廢物。與會者認為,這多餘的80%人口屬於垃圾人口,應該逐步設法用“高技術”手段消滅他們。


  2011年2月在倫敦被知情者透露出來的盎格魯·撒克遜計劃,主要針對的對象就是有色人種,首先是華人。這個文件是1995年舊金山費爾蒙特會議宗旨的擴展,其目標是通過第三次世界大戰,消除地球上80%以上的多餘人口即所謂的垃圾人類,並完成世界格局的重新布置,形成一個“世界新秩序”。後因計劃泄露而取消或推遲。


  為什麼這裡要特意提到這二個事件呢?實際上在我的靜默修行中,在潛意識發掘新冠病毒的真相時,幾次跳出來這類事件的背景。非常巧合的是道長竟然認同了這裡的因緣關係。在我的請求下,健談的道長細細地開始闡述他所感應到的過程。


  道長用“天意”二個字作了開場白。道長認為:人類社會的一切運行軌跡,是隨着時間逐步展現出來的,人能把握現在;回憶過去,卻無法得悉未來。可是,在高於人道的先天道和低於人道的後天道,並不存在這樣的時空規律,所以,對於神、鬼來說,人間的過去和未來是同時存在的,這就是具有神通或鬼通的人能夠做出預言的原因。




就如這次流行性瘟疫,民間的異人早就有過預言,你們不妨去查找書籍,1992年宣化上人在美國萬佛聖城及洛杉磯金輪聖寺,兩度提及未來這類比愛之病更可怕的“新肺炎病毒”。宣化上人在開示中說到 “這種肺炎病一生出來,比愛之病(愛滋病)還厲害。


這種病,你兩個人握一握手,也會傳染到;面對面講一句話,也會傳染到。不但一般人沒有辦法來救治,就是醫生、護士也沒有法子避免,戴口罩也不行,甚至身體一觸到,也會傳染這種病;不但身體傳染,空氣裡頭都會傳染。”“這病比原子彈還厲害,是瘟疫劫。瘟疫劫來了,不但男人有,女人也多數被傳染。全世界現在一半以上的人,都有這種病菌,所以病一旦爆發時,就像洪水橫流似的,排山倒海,無可擋御。”  


  道長所說的宣化上人開示,其實數年前我就讀到過,只是並不在意,經現在的提醒才回憶起來。那麼,“難道這些都無法改變的嗎?”我向道長提出了看法。道長說到:天意不可違;天命無法變!這話是針對人類來說的,人不可能回到過去,可見過去無法變;未來還未到,又如何去改變呢?


但是,所謂的天意、天命其實大部分指的是先天界的運行軌跡,人類社會的變化都出自它的投射,即本質決定現象,先天界的高層生命是有能力作一些調整和改變的,但必須符合天道,天道的含義就有尊重人的自由意志選擇這一條,天命不變是因為眾生不願改變,天道是恆順眾生的,不會強迫眾生去改變,再者,出世間法不能用於世間法上,世間事必依世間法去做。不過,這裡既然提到改命,剛好結合這次瘟疫爆發的因果一併講一講。


  常言道“命由天定”,不少人會以為天上真有那麼一個人在決定我們的命運,其實並不是這麼一回事,準確地說,人間又叫天下,也是天的一部分,而最終決定命運的恰恰是人類自己,是人的業力推動了其命運的變化,而構成業力的就是我們人生的一切行為總和,它隨着時間的過去全部以信息的形式累積在那個先天界或我們的靈魂裡面,並參與那個“天定”的過程。


現在科學家都認為,人的基因就是業力的一部分。業力不僅是個人的,國家、民族都有業力,那叫共業。這樣一經推理,大家自然明白,這次瘟疫的降臨不可能是無緣無故從天上掉下來的,是人類的共業造成的,說得更確切一點,是人類群體用自己的行為求來的。




  現在我們回到前面那二個案例上來。

舊金山會議以及盎格魯·撒克遜計劃雖然不代表聯合國,但是其中對多餘人口的定義應該是符合客觀的,地球的封閉環境資源受限,不允許過量的人口共同來享受現代化的物質文明。顯然,戰爭、瘟疫、計劃生育成了控制人口最好的手段,其中戰爭符合強者的意願,所以每過一個時段,世界性的戰爭如影相隨。即便如此,世界人口照樣還是飛速地膨脹。尤其是醫學科技的發展給世界帶來了相當致命的老齡化難題,可以說,沒有一個國家不為此深感頭痛。


同樣的,由於道德倫理上的原因,誰也不會主動認同80%垃圾人口的說法;誰也不敢公開宣布清理人口的舉措。但是,作為普遍的權力掌控者包括人類的精英層面,在潛意識深處應該說是期望有人出頭來做這些事的。這實際上已經構成了共業中的成因,叫作共業所感即發出了靈魂的請求“由老天來幫助我們控制人口吧”。先知者自然會通過超時空的感應,預見到了未來會出現的結果。可見瘟疫的出現並非偶然,在人類的因果鏈條中早已經有了它的安排。


  道長在講完瘟疫的緣起因果之後又強調了另一個必然會來的原因。

人類社會主體選擇的是一條物質文明發展之道,隨着物質高科技的突飛猛進,人的生命結構也應進行相應的改變,否則整個世界就會失衡。以最簡單的變化來說,像4G、5G,未來的6G、7G……尤其是量子技術的運用,人的傳統免疫系統越來越無法適應這類時空世界的變化,或者說的更直接一點,病毒的出現包括一系列疑難雜症,並不是它們有多厲害,而是人的免疫能力受這些高能物質的影響發生退化了,跟不上形勢,無法對付它們了,這樣,就促使人類主動地去推動生命的進化。


比如英國在應對新冠病毒中採用群體免疫的方法,儘管思路對頭“物競天擇,適者生存”,但比較消極。按照現在生物學家的說法,病毒就相當於是生物機器人,人類現在已經能夠製造極微小的,如蜜蜂般大小的無人機,殺人輕而易舉,如果用它來傳播病毒基本上是無法阻擋的,所以最好的對付辦法就是製造免疫,未來稱呼應該叫給人體植入生物芯片。實際上這就是人為推動生命進化的有效手段。


  道長最後對社會上有關病毒來源的爭議發表了他的看法:事情鬧得很兇,仔細看都不是業內的專家在對質,那都是政治家的需要。定義病毒源頭決定國家命運。現在全世界都在拭目以待,此疫情已經激怒了全世界,一旦確定病毒傳染源頭,假如確定其有主觀意圖,那麼疫情戰爭賠款就將讓這個大國解體(如希特勒)。所以最後誰也不會承認。-----(張工/病毒.人類命運.生命雜談)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