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財犬」天天送餐券!
2020-03-28 14:59:42聖天使

美國這次“世界第一”真真給了特朗普一記老拳

一直將“美國優先”掛在嘴邊的特朗普,應驗了“念念不忘、必有迴響”。據媒體報道,截至美東時間3月26日18時(北京時間27日6時),美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達到82404例,成為全球新冠肺炎確診病例最多的國家。




自1月21日,美國華盛頓州斯諾霍米什縣確認第一例新冠肺炎患者開始,特朗普政府一邊對中國疫情玩着隔岸觀火、釜底抽薪、詆毀攻擊的把戲,一邊自詡着美國的成功、勝利和偉大,到3月10日確診病例破千,3月17日全美50個州均有確診病例,3月19日確診病例破萬,再到今天病例成為最多,當初玩命扔出去的“惡毒”迴旋鏢沒接住,結結實實扎在自己身上,酸爽至極。




回想一個月之前的2月26日,特朗普委任副總統彭斯領導全國應對疫情的工作,曾堅信“美國人的風險仍然非常低”, “我們已經準備好了”。




真的準備好了嗎?其實,我們僅從美國醫療物資和檢測不足一個側面就能看出,特朗普在國際舞台上所保持的“不靠譜”這回著實把美國民眾坑慘了。

先說說病毒檢測不足的事。2月26日,《華盛頓郵報》就指出,“讓專家感到害怕的是,當病毒向中國以外地區蔓延時,沒人知道美國的情況如何,因為美國政府根本就不查。”


當時美國境內只有十幾個州級和地方級衛生部門可以進行病毒核酸檢測,但檢測陽性結果需要由CDC總部進行第二次核查才能確認,你就知道這種檢測能力全部浪費在路上。




而同時,由於檢測是否“滿足美國疾控中心確診標準”導致的過程繁瑣、門檻過高、費用昂貴以及美國有錢人和權貴階級的特權夾塞,讓特朗普政府遭到來自各方面的抨擊。

一直到3月14日,美國眾議院才通過新冠病毒救濟計劃,對所有的新冠病毒檢測免費,包括不擁有保險的人,美國老百姓長舒一口氣,感覺看到了希望。


但是現實就是用來打臉的。3月26日CNN報道,在美國國防部長馬克·埃斯珀提議軍事實驗室幫助平民進行新冠病毒測試後一個多星期後,該實驗室仍未對平民進行過一次測試。國防部宣稱的正在運營的16個能夠進行測試的實驗室,迄今僅對軍人、其家屬以及國防部職員和國防承包商進行了測試。國防部衛生局局長羅納德·普朗的話是這樣說的“我們有能力,如果我們必須並且現在,我們還沒有每天有成千上萬的能力。”




此前一天,特朗普又在推特上炫耀,在八天的時間裡,美國進行的測試遠遠超過了其他國家。即使像韓國這樣成功的檢測國家,這也是他們在八周時間內完成的任務,但沒提四處求援的事。




特朗普的數學可能一直不好,截至25日,美國才完成了37萬的檢測好不好,韓國是35.8萬。檢測總數是不及你們,但是美國總人口是韓國近6.5倍這個事實卻被特朗普自動無視了,也許現在美國只有特朗普有這個自信可以完勝新冠病毒。

當然比這更扎心的,是美國醫療物資的嚴重不足。




美國醫院協會主席兼首席執行官理查德·波拉克表示,醫療行業至少需要1000億美元才能繼續應對新冠病毒危機,沒有政府的援助,醫院將關閉,因為他們沒有醫療資源。

3月25日,在經歷了兩次驢子與大象的互撕後,美國參議院終於通過規模達2萬億美元的新冠病毒救助法案。特朗普表示,眾議院通過法案後,他將“立即”簽署該法案。而眾議院表示將在27日才進行審議。




法案中將有1300億美元用於醫院,1500億美元用於州和地方政府,但美國媒體預測,尚不清楚何時會向美國人支付這些款項,因為特朗普政府應對疫情的緩慢反應早讓大家都出離憤怒了。


先來看看美國醫護前線的慘狀。25日,美國急診醫師學院副院長吉莉安·施密茨告訴CBS記者,現在情況變得非常絕望,“有些已經完全用完了,我們被迫即興創作和組裝設備,我甚至見過人們戴着滑雪鏡、萬聖節裝扮成面具,試圖掩蓋他們的臉的一部分。”




芝加哥兒童醫院由於缺乏材料而取消了移動測試站點,該站點的設計目的是為那些沒有被送進醫院並出現病毒癥狀的兒童患者。雖然醫院購買了數量較大的產品,但是供應商都告知無法履行訂單,而這又加劇了醫院儲備醫護用品的消耗,形成了死結。


南部的路易斯安那州前州衛生主管麗貝卡·吉說,口罩和其他防護設備用完了,該州需要立即供應物資。在亞特蘭大的4家主要醫院中,每張ICU床都被新冠肺炎患者佔用,已經不堪重負。首席醫學官羅伯特·詹森回應“他們已經尋求幫助,但我們不能給予幫助。”




其實早在21日,來自美國醫院協會、醫學協會和護士協會的醫護人員就聯名寫信給特朗普,懇請根據《國防生產法案》來幫助供應呼吸機、口罩和其他必需的醫療物品,很多醫護人員更在社交媒體開展求援。




特朗普當時回應美國人不要總是丟掉口罩,可以消毒重複利用。副總統彭斯則稱已訂購6億N95口罩用於醫療機構。第二天,媒體追問聯邦緊急措施署署長彼得•蓋納何時交付,其開啟了“打死我也不說”模式,只說“我們在運了”。至今,特朗普也沒使用《國防生產法案》賦予的緊急權力,他希望“看看問題出在哪裡”。




當然,除了一線醫療設備的嚴重短缺,美國各州也開始相互競爭,爭奪病毒大流行中的關鍵物資,當他們希望特朗普政府統一協調後,特朗普回應“我們又不是運貨員”,25日其竟然一廂情願的希望美國在復活節(4月12日)前就可以“復工”。


對此,疫情重災區紐約州州長科莫回應“我們仍在上山”,並稱病毒是在全國各地比賽的 “子彈頭火車”,距最嚴重的爆發尚有兩到三周的路程。 紐約市市長德布拉西奧則嗤之以鼻:“不知道這種想法打哪來的?千萬別指望這個虛幻的希望!”而紐約民眾則對特朗普口吐芬芳了。




據紐約時報上周爆料,早在去年美國衛生與公共服務部就進行了長達8個月的病毒大流行模擬練習,結果顯示1.1億美國人感染,58.6萬人死亡,這份機密情報已經對特朗普政府、各州和醫療系統的短板進行了充分預警。然而沒有但是,特朗普的不屑一顧讓現實正在演繹這個劇本,表現的一塌糊塗。


沒有發動戰爭,僅是大自然一出手就給了這個前兩天還自誇“戰時總統”的特朗普一記漂亮的KO,民主自由制度稀碎一地。身陷疫情的美國民眾面對生命健康的基本需求,此時不會有超人、蜘蛛俠和復聯英雄們從天而降相救了,自大而傲慢的特朗普能是他們唯一的指望嗎?




他只會說“沒人比我更懂”。-----(環球網)



*“地主家”也沒餘糧了?疫情加劇全球糧食危機*




[摘要] 中國農科院農業經濟與發展研究所副研究員孫致陸表示,按照目前全球疫情大流行的蔓延趨勢,可能會有更多的國家或地區相繼實施力度更嚴、範圍更廣的出口限制措施。

[文/時代財經:劉沐軒]


在全球新冠疫情確診人數突破50萬之際,二十國集團(G20)在3月26日晚應對新冠肺炎特別峰會上特彆強調了全球供應鏈正面臨的危機。


疫情危機不僅僅影響到了全球工業生產原材料和醫療用品生產和交易,連食品的供應也受到了威脅。近日,在緬甸、日本等多地出現搶米風潮後,許多國家的政府也不得不開始重新考慮一個問題:在疫情造成全球多地停工停產的背景下,糧食儲備是否足以熬過本國的疫情爆發高峰期?


據時代財經不完全統計,為確保國內糧食安全,截至3月27日,包括哈薩克斯坦、越南、俄羅斯等多個糧食出口國已經紛紛宣布暫停或禁止出口部分農產品。


在這種情況下,全球糧食危機是否已經悄然降臨?

對此,中國農科院農業經濟與發展研究所副研究員孫致陸在3月27日接受時代財經採訪時表示,按照目前全球疫情大流行的蔓延趨勢,可能會有更多國家或地區實施力度更嚴、範圍更廣的出口限制措施。不過孫致陸認為,雖然未來存在全球性的糧食危機,但中國不會受到太大影響。


“地主家”也沒有餘糧了

隨着新冠疫情在全球大流行,“閉關鎖國”的現象正在加劇。

在病毒恐怖的傳播性下,歐盟的“無國界”童話都被現實無情擊碎,許多疫情相對較輕的國家也為了防止境外病例輸入而封鎖了與鄰國的邊界,限制人員和物資的出入境。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對新冠疫情最有效的防控措施就是限制人的流動,而疫情也正好發生在春分時節前後。


“在一些疫情較為嚴重的國家,農業的各個環節受到了波動,所以這些國家現有的糧食儲備肯定會優先保障國內的供應,相應地減少出口。這就會帶來全球糧食供應下降的風險。”孫致陸說。

孫致陸指出,“人的要素”不僅僅對於控制疫情十分重要,它同時也是農業生產、加工、流通環節的重中之重。“農業生產還很依賴時節,季節性很強,而農業的供應鏈一旦被打破,就很難恢復。”




俄羅斯羅斯托夫外一家農場,在夏季收穫期間,小麥籽粒被裝載到貨車上。(圖源:彭博社)

繼俄羅斯和哈薩克斯坦限制糧食出口後,越南政府在3月25日凌晨暫時實施了3天的出口禁令,理由是越南近期水稻出口激增,但不確定國內供應能否應付需求。

值得注意的是,俄羅斯是世界第一小麥出口國,而越南是僅次於印度和泰國的世界第三大水稻出口國。


據越南工業和貿易部統計,2020年的前兩個月份,越南水稻出口額同比激增32.6%。其中,對華出口額更是激增了約七倍。

對此,越南工業和貿易部副部長表示,如果在接下來的幾個月中出口持續增長,越南可能面臨國內大米短缺的情況。


多個糧食出口主要國家出台禁令,引發了國際社會對於全球糧食供應的擔憂。

路透社援引一家歐洲糧食貿易商負責人的話表示:“如果糧食出口國都開始限制供應量,以確保自己的糧食安全,這將是非常令人擔憂的。”

換句話說,“地主家”都沒有餘糧,那就是真的沒了。


疫情疊加蝗災

解決飢餓是人類社會永恆的命題,而疫情的出現使得這個問題更難解決。

根據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在官方發布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大流行對糧食和農業的影響》顯示,全球目前約有8.2億人正在面臨局部糧食危機,他們長期無法攝入維繫正常生活所需的足量食物。其中,有1.13億人為重度糧食不安全人口,他們只能依靠外部援助度日。


除了來勢洶湧的新冠疫情外,非洲蝗災也對全球糧食生產的下降產生了影響。今年年初以來,一場數十年一遇的蝗災從非洲的埃塞俄比亞和肯尼亞,蔓延至中東的伊朗、伊拉克、沙特阿拉伯,一直影響到了印度和巴基斯坦境內。




肯尼亞桑布魯縣的一群沙漠蝗蟲。(圖源:糧農組織官網)

糧農組織沙漠蝗蟲信息服務處指出,一個大小約1平方公里的蝗群每天的進食量與3.5萬人相當。

據CNN報道,印度已經有超過12個地區的農業生產都受到了蝗蟲的影響,至少20萬畝糧食種植絕產,40萬畝農地受到嚴重災害。


禍不單行,糧農組織在上周的一份報告中還指出,新冠疫情也已經擴散至44個需要外部糧食援助的國家。

對此,孫致陸表示,全世界只有約5%的國家能夠實現糧食自給自足,而糧食出口量比較大國家也只有十餘個。

結合目前疫情較為嚴重的區域和主要糧食出口國來看,孫致陸指出,作為主要穀物出口國的美國、加拿大和法國的疫情都不容樂觀。


中國糧食供應充足

值得慶幸的是,雖然中國作為全球最大的糧食進口國,但近期國內的新冠疫情已經得到有效控制。孫致陸認為,中國的農業生產基本恢復後,糧食上可以自給自足,疫情僅會影響部分農產品進口。


對此,中國農業農村部種植業管理司副司長劉莉華在3月27日下午的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新聞發布會上表示,今年中國夏糧情況土壤墒情充足,苗情總體較好,豐收很有基礎。

而此前農業農村部在3月22日也曾表示,全國農資重點企業復工率達88%,農資門店營業率達90%,四分之一的省份門店及企業復工率達百分之百,農資供應已經能夠達到常年水平。




圖源:全國農業農村應對新冠肺炎疫情數據服務平台

不僅如此,根據農村農業部統計,疫情爆發以來國內糧食批發價格相對穩定。


“國內疫情爆發的高峰期正值中國冬小麥追肥和田間管理的時節,並沒有影響種植,所以對糧食產量的影響不大。”而在糧食進口上,孫致陸指出,中國近年來水稻、小麥等主要糧食作物的進口量僅佔國內消費量的5%左右,也就是說,中國人吃的糧食有95%是自給自足的。


但孫致陸同時強調,雖然不能直接作為主食,但中國通常也把大豆進口算作糧食進口。而中國的大豆有60%到70%需要依賴國外進口,其中主要是從巴西和美國進口,因此大豆方面可能會受到比較大的影響。-----(時代周報)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