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財犬」天天送餐券!
2020-02-27 16:09:09聖天使

2020年,華為挑戰極難模式


[天下網商記者 黃天然]

2020年過完兩個月,華為開局有喜有憂,總體而言,憂大於喜。

喜的是,華為已被多個歐洲國家納入5G供應商名單,獲得全球91個國家和地區的5G商用合同。憂的是,美國正在不斷嘗試擴大 “實體清單”的管控效力,以徹底切斷華為的全球芯片供應鏈。路透社評價稱,美國的目標是“確保在能控制的範圍內,沒有一塊芯片流向華為。”




而谷歌最近也發出警告,華為即將推出的P40系列設備上,仍然不能預裝GMS“谷歌全家桶”,用戶如果通過側加載(Sideload,不通過互聯網而是設備間傳輸應用軟件)的方式安裝谷歌地圖、Youtube、Gmail等谷歌應用,可能將面臨應用無法運行和系統安全等風險。




相比2019年,今年美國將壓制華為的力度,上升到了多個國家部門與企業聯合入局的戰略層面,華為目前面臨的處境,前所未有的艱難。

2月24日,華為在巴塞羅那的發布會上推出了第二代摺疊屏手機Mate Xs,並發布了新建立的應用市場和HMS“華為移動服務生態”以代替GMS,而此前備受期待、可與高通驍龍765G/5G中端對標的7nm SoC芯片卻意外缺席,發布會也因此縮減了一個多小時。


新一代中端5G麒麟芯片缺席

2月24日的發布會前,關注度和期待值最高的非芯片莫屬。

華為自研設計的SoC是歷年發布會的重頭戲,而在官方預告中,“麒麟芯片家族新成員亮相”的宣傳也吊足了胃口。




但當發布會開場,人們只看到了包含在華為WiFi 6+解決方案中的麒麟W650手機Wi-Fi芯片及凌霄650系列家庭網絡Wi-F解決方案,而能夠對標高通驍龍5G芯片的新一代麒麟SoC 5G芯片產品並沒有出現。


2019年6月,華為發布了7nm麒麟810處理器芯片,成為全球第一個擁有兩顆7nm手機SoC芯片的廠商,麒麟810AI跑分在全球手機SoC芯片中一度稱得上是一騎絕塵,其AI性能甚至超過當時高通製程最先進的驍龍855。




不僅如此,在2019年9月,華為又發布了旗艦芯片麒麟990系列,包括麒麟990和990 5G兩款芯片。同為7nm的麒麟990 5G在當時創下了多個“業界第一”:業內最小的5G手機芯片方案;首次改變“外掛式”結構將5G基帶集成到SoC芯片中;率先支持NSA/SA雙架構和TDD/FDD全頻段;業界首個全網通5G SoC等。




麒麟990 5G SoC芯片發布獲多項業界第一

可以說,麒麟990系列幫助華為拿下了5G戰略制高點,但在5G手機即將大範圍普及的當下,華為同樣迫切需要一個能夠與高通驍龍765G芯片相抗衡的5G中端芯片,以搶佔中端市場份額。

顯然,備受業界期待、能擔當此重任的“麒麟820”尚未做好亮相的準備。


倘若沒有這一“大殺器”,那麼在2020年這一5G手機大爆發之年,僅有Mate30、P40和摺疊屏等高端旗艦機型擁有5G功能,華為很可能將錯失龐大的中端5G手機市場,失去跟小米、OV在國內抗衡的一大關鍵硬件。

而競爭對手高通也已在日前發布了全球首款5nm 5G基帶芯片驍龍X60,雖然依舊是外掛基帶的設計,但也打響了5nm 5G芯片的第一槍。

而在5nm製程上,生存空間不斷受到擠壓的華為難以徹底施展拳腳。




高通發布全球首款5nm 5G基帶芯片驍龍X60


轉單中芯國際難解“卡脖子”之困

隨着美國加大“實體清單”管控力度,近日美國商務部已擬定《出口管理條例》的新方案,計劃將向華為供應產品的“源自美國技術的含量標準”從原本的不超過25%,下降至不超過10%,覆蓋範圍擴大至個人電子消費品等“非技術敏感類”產品。


據消息人士透露,這一方案已經遞交美國行政管理和預算局,雖然白宮還在審批中,但通過後就將在幾周內生效。一旦正式生效,則將有更多華為供應商會受到“實體清單”的限制,其中將包括華為芯片的“生命線”台積電。




經過台積電內部評估,其7nm製程工藝技術來自美國的比例約在9%左右,而14nm以上的製程工藝技術,源自美國的比例在15%左右。

一旦美國新的出口管理方案生效,如果台積電繼續為華為代工14nm芯片,那麼“合法性”將受到挑戰。

為此,華為正擬定對策,一方面加速將海思芯片產品轉向7nm和5nm等先進制程,一方面將14nm以上訂單分散去中芯國際代工,以避開美方牽制。


業內人士指出,近期華為海思已經開始擴大分散芯片製造來源,不斷增加對中芯國際的 14nm和N+1製程技術的新流片數量,包含華為手機中的核心麒麟處理器芯片,也首度在中芯國際進行流片。

目前,中芯國際已實現14nm工藝的小規模量產,然而與台積電和三星等芯片大廠相比,中芯國際的14nm的產量小且成本高。預計到2020年底,中芯國際的14nm產能將從3000片擴大到15000片,但相對於華為一年超過2億部手機的出貨量,中芯國際的產能還遠遠不夠。




中芯國際7nm的製程工藝也尚未實現。

華為5G麒麟芯片就以7nm製程工藝設計,而生產7nm SoC芯片需要用到荷蘭ASML的極紫外線光刻機。然而,中芯國際耗費1.2億美元預定的極紫外線光刻機,卻因為“美方顧慮”至今未能出貨。




目前,中芯國際表示,正在應用N+1和N+2製程工藝做替代方案。

雖然效能略差,但N+1與7nm在SoC體積和功耗等方面已經十分接近,而且投入N+1製程工藝的開發,也是在ASML光刻機遲遲無法投產的局面下,降低衝擊性影響的一個辦法。
告別谷歌,HMS前路幾何?


在2020年,華為持續面臨的不僅僅是芯片的“斷供”,還有軟件與生態上的困境。

無緣谷歌GMS服務之後,最直接的反應就是海外銷量驟跌。

從去年5月至今,華為曾經一路高歌猛進的海外業務淪落到無人問津,而重振海外市場的辦法是一套替代谷歌軟件生態的新方案,也就是華為在24日發布會上正式推出的HUAWEI App Gallery和HMS(華為移動服務生態)戰略。





HUAWEI App Gallery代替Google play

華為龐大的用戶群是HMS的底氣。華為表示,目前HMS Core目前已迭代至4.0版本,雖然誕生不久,但月活在2019年6月已經增長至5.3億,同期平台註冊開發者已達91萬,融入HMS體系的App數量增至4.3萬,目前已在全球170多個國家得到應用。




華為發布HUAWEI App Gallery

在華為看來,HMS有望成為繼蘋果和谷歌之後全球第三大移動生態服務開發者平台。它能夠承載的豐富內容給了華為在生態發展和軟件服務業務上極大的空間。

HMS包含應用、服務、開發能力等多個部分,而HMSApps的“全家桶”里則包括華為雲空間、華為智能助手、華為應用市場、華為錢包、華為天際通、華為視頻、華為音樂、華為閱讀、華為主題和生活服務等十多項應用程序。




為讓HMS迅速獲得市場,華為啟動“耀星”計劃,投入10億美元並在國際範圍內舉辦100場以上的活動,用豐厚的利益來吸引開發者共建生態,號召全球的開發者選擇HMS為底層開發App,讓華為的海外應用可以儘可能地彌補谷歌斷供帶來的功能缺失。


HMS的推出給了華為海外生存希望和軟件服務發展的諸多想象,然而搭建這樣的生態體系不僅需要巨量投入,而且根本無法在一朝一夕見效,即便以華為這樣的體量,同樣不是一件易事。

對於華為而言,這就像是進入了一個全新的賽道,要從頭開始一步步完善產品形態、積累用戶和培養使用習慣。




此前,嘗試在安卓和iOS陣營外建立第三極的palm、黑莓、微軟最終都敗下陣來,他們的經歷都警示着後來者,在競爭對手已有龐大用戶基礎和號召力的環境中,構建這一全新的開發者生態,遠非想象中的那樣簡單。




開放的世界能帶來共贏,獨自承擔有可能成為強者,但也需要面對同樣巨大的風險。而在多重風險面前,華為依然在堅韌前行,盡一切可能地對抗衝擊。

2020年將是華為艱難的一年,也將是華為“求生存、建賽道”的一年。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