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財犬」天天送餐券!
2020-02-27 12:11:34聖天使

奧運要取消?日本賭國運,2萬億紅包可能要打水漂…



[作者:貓哥/來源:大貓財經]

01

日本政府一直擔心的事情,可能就要成為現實了。

面對日本國內愈演愈烈的新冠疫情,美聯社採訪了國際奧委會的高級成員迪克·龐德。

按照龐德的說法,如果疫情在5月下旬仍然得不到控制的話,組織者很可能完全取消東京奧運會,而不是推遲或換城市舉辦。

本來呢,日本是有機會把疫情控制在有限範圍之內的,但在一些騷操作的幫助下,僅存的希望也快要破滅了。


被晾在港口養了一個多月“蠱”的鑽石公主號郵輪就不說了,防疫部門不僅反應遲鈍、管理混亂,甚至在遊客下船的當天還因為工作疏忽放跑了23個漏檢的人;

除此之外,日本還照常舉辦了一些大型活動,近萬人參加的馬拉松賽、一群人光着身子擠在一起的“裸祭”,23號更是如期舉行了德仁天皇的壽宴,470多位政府官員和社會人士沒戴口罩參加。


就這麼拖了一個多月後,日本政府終於在25號公布了姍姍來遲的防控方針,他們毅然選擇了一條可稱為“收縮戰線,力保重點”的道路:

考慮到“多數輕症患者可以自愈,重症的致死率也不是極高”,日本不僅呼籲輕症患者居家靜養,還會逐步減少對密切接觸者的醫學觀察,在家自行隔離就好了。

針對病毒的核酸檢測門檻也提高了不少。網友@G-SOUND東京就在微博上爆出了日本苛刻的檢測條件:




首先你得把體溫維持在37.5度整整四天,不到四天都不算達標;好不容燒滿四天了,還得再次確認自己是不是呼吸困難,否則連疑似名單都上不了,更別提要等住院才能給做的核算檢測了。


至於原因嗎,日本媒體說得夠清楚了:




中國網友紛紛表示看不懂,“這是放棄治療了嗎?”

這麼“千方百計”的控制確診人數,就是為了保“重點”——7月就要召開的奧運會可不能因此泡湯了啊。但鴕鳥也不是那麼好當的,截止至25日,日本的確診人數已經飆升到了862人,這還不算那些被擋在檢測門檻外的疑似患者。

照這麼發展下去,東京奧運會可能真就沒戲了,以至於奧組委會的會長把希望寄托在了神靈身上。




02

日本為啥這麼在意這次奧運會?因為他們已經下血本豪賭了,真的輸不起。

算上翻修的、新建的各種體育場地,東京光是花在奧運場館上的錢,就已經超過了2000年來歷屆奧運會的總和了。




為了體現動漫之國的誠意,日本民間設計師們還將參賽國的國旗套用擬人化的方式,設計了一整套動漫人物形象,還都起了很中二的名字,設計費也給出去不少,好多廣告公司因此賺得盆滿缽滿。

除了場館和設計之外,為了準備頒獎要用的獎牌,日本國民從2017年就開始捐獻手機和舊家電了。幾年的時間裡,光家電就捐了差不多78985噸,一共提煉出32公斤的純金、3500公斤純銀和2200公斤純銅。




林林總總算下來,總共要花多少錢?《時代周刊》給加了一下,到目前為止東京奧運的預算就已經達到了1.35萬億日元。

如果再考慮到日本一貫的超支傳統,各項準備工作的開銷還會繼續增加。日本會計檢察院估計,最終的開銷很可能達到3萬億日元、差不多1800億人民幣…..




為了東京奧運會,日本前前後後已經忙活了十多年的時間了。如果最終因疫情被迫取消,這些錢都得打水漂。這還僅僅是官方的投入,民間的資金呢?

酒店裝修、商鋪備貨,電視台轉播權交了多少錢?其中銀行貸款又有多少?一旦官方立場出現動搖,緊接着就肯定是大面積的酒店退訂、退機票、退門票等等,損失不可估量。

這還是直接可見的。


03

本來對安倍政府來說,即使沒碰上新冠疫情,這幾年的日子也夠難的了。

日益嚴重的人口結構和老齡化問題就很讓人頭疼的了。老年人不僅消費謹慎,風險規避意識也很強,於是銀行儲蓄增加、消費資金減少,直接拖累了經濟復蘇的步伐。

內需不振,就只能靠外貿了,結果又碰上了全球性的經濟下滑和貿易摩擦,外貿經濟雙撲街。

2019年日本貿易順差大幅下滑超50%,而2019年第四季度GDP更是創下近六年來最大降幅。

所以你能理解吧,既能拉動消費、又能創造不少就業崗位的東京奧運會為什麼會被寄予厚望。


有了奧運會,日本就可以在奧運周期內的數個月中獲得可觀的旅遊業增長,並且讓持續性的利好綿延數年。

東京都政府就曾樂觀得估算過,2020年東京奧運會和殘奧會除了能帶來近32.3萬億日元,約合20356.4億人民幣的經濟效應,還能創造不少就業崗位,算下來10倍的收益是有的。

所以,在他們眼中,東京奧運會是不可能有B計劃的。

2月26日上午,日本奧運擔當大臣橋本聖子就在採訪中表示,“取消東京奧運會”並不是國際奧委會的主張。算起來,這已經是日本政府的第六次公開承諾了。


04

考慮到日本的財政狀況、醫療資源的極限承受體量,想要成功地控制、壓下傳染人數的確很難,如果疫情一旦擴散,就足以促成國內民眾和國際社會的恐慌。

正因為如此,國際上也有一種聲音認為,日本政府目前的淡化處理不排除有瞞報的嫌疑。

也難怪,在這方面,日本的黑歷史還真是不少。

2011年福島地震的時候,因為擔心多年的投資化為泡影,核電公司高層遲遲不採取措施,直到最後發生了大爆炸、小事故拖成大災難後才開始做補救。


至於後面的救災,更是乾的亂七八糟。上到日本政府、東電高層,下到每一個國民,基本上都抱着一種不要讓我去送死的態度。沒過幾年,又在專家的建議下把還帶着輻射的海水直接倒灌進了太平洋…..

而上世紀80年代,由於使用未經正確加工的血液製品輸血,導致數千名血友病患者感染了艾滋病毒,日本政府最初也是選擇掩蓋這場HIV傳染醜聞,只是後來被揭露出來,政府遭訴訟,不得不以巨額賠償達成和解。


所以,大家對於日本政府有這樣的評價:

“日本官僚主義的集體觀念,導致官僚將組織利益置於保護公共安全的首要職責之上。”

“日本慣有為了穩定起見,對災難性事故進行分解和掩蓋的傳統。”

同樣的一幕也發生在了這次新冠疫情中:

從1月28日,日本出現首例無武漢旅行史確診病例開始,到2月25日首次公布官方對策,已經足足過去了一個月的時間。

不僅各種集會取消得很不情願,防控動作也很遲緩,連中國捐過去的核酸檢測盒都沒用多少。在韓國已經檢測完了3.6萬人後,日本才剛剛測完了913人,更多的人則是連醫院都進不了。




前兩天,倫敦市長候選人就跳出來表示已經做好了替代東京的準備工作;而考慮到疫情的影響,中國也開始推遲、取消了部分奧運項目的資格預選賽。

留給日本的時間已經不多了。-----(大貓財經)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